【媒体采访】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教授作客《财经头条》节目
发布时间:2020-08-28   浏览次数:14

北京时间2020年8月27日晚,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在线举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主题演讲,阐述了未来美联储将如何实现稳定物价和最大限度增加就业的双重目标。为了支持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复苏,美联储将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的目标。鲍威尔讲话后,美国三大股指全线高开,道指一度收复年内失地。

鲍威尔宣布,美联储一致通过有关“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战略声明”的更新,将正式引入“平均通胀目标”的政策。这意味着,美联储将允许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他称之为美联储政策的“关键更新”,此前美联储长期采取先发制人的政策取向,以遏制通胀超预期上行。

会前早先时间,他的讲话已成为全球投资者最关注的焦点,并被视为美联储乃至全球央行政策行动的风向标,而且投资者一直在等待美联储要释放出关于通胀目标可能改变的一些细节。8月27日上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教授作客《财经头条》节目,就即将召开的全球央行年会接受采访。

采访实录


主持人:为什么大家特别期待和关注这次鲍威尔的讲话,美联储目前各种各样的货币政策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丁剑平教授:美联储一贯遵循的是泰勒规则,即利率瞄准核心通胀率,核心通胀率不涨,利率也就不能作出调整。因此,要调整利率需先调整核心通胀率。核心通胀率主要构成是制造业产品价格,由于美国人口老龄化等多方面的原因,制造业产品价格上不去,利率也无法上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这次设定平均通胀目标,需要考虑到资产价格,而过去资产价格和非核心通胀率是不包括在里面的。由于非核心通胀率包括石油、粮价等波动非常大,不能作为参照。如果修改平均通胀目标,那么全球各种指标都要受到影响。

主持人:美国一直强调盯住2%的通胀率,通胀率如果从2%改成3%,不是简单的数字上的调整,而是整个定价机制或者就是形成机制要完全的推翻?

丁剑平教授:货币政策瞄准目标修改,意味着将靶心改了。我们有一个流动性陷阱,即一旦利率和通胀跌到2%以下,货币政策将无效。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将要重新修改,且全球都将受到影响。通常流动性陷阱定为2%,如果通胀率低于2%以后,制造业就不再扩大再生产了,因为在该通胀率下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出去。随着科技革命制造业的发展必须要修改平均通胀目标,但是这个目标是长期形成的,调整起来困难重重。

主持人:鲍威尔会提到修改么?如果他提了,是否接下来大家要忙成一团?

丁剑平教授:美联储的主要目标是不让利率跌入流动性陷阱,而是要锁住未来的消费者预期。美联储必须要修改利率,但这意味着要改变通胀预期。 

主持人:所以其实改应该是一个大方向,关键是看这一次报告告诉大家打算如何改。

丁剑平教授:至少在这段时间里面,美联储的利率一直压得很低,促进充分地消费。美国在疫情期间一开始每个星期给失业者600美金的救助金,后来压减到400美元,消费随后大幅下降,消费信心也降低。通过把利率压低来刺激消费。 

主持人:据相关的报道,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向全球经济已经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不停地在发钱,但是全球经济依然处于增长缓慢、低通胀、低利率这样一个尴尬的新常态当中,市场也在担忧央行已经放了这么大的大招了,后面还有什么样的招数可以放吗?是不是一定要先改通胀利率,后面的招数才可以顺利的推进? 

丁剑平教授:央行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商业银行不作为,他们不肯把钱给贷出去,商业银行因为疫情,担心出现死账呆账的情况,不肯放贷。为了控制风险,银行将存款准备金利率提高,而产业链的融资将存在问题。央行提出了3个“不变”,第一稳健,第二灵活,第三正常——我们不能跌破2%的利率,不要陷入流动性陷阱。中国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没有跌入流动性陷阱的国家。 

主持人:随着平均通胀目标的改变,大家也会担忧各种各样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山雨欲来风满楼,最近像黄金期货价格已经出现了4连阴,全球最大的金银也出现了一波减持。作为避险资产,您觉得随着央行行长会议讲话之后,黄金的走势会和它们产生一种怎样的联动现象? 

丁剑平教授:美联储如果把利率低压得这么低,过去黄金跟利率是反比关系的,因为黄金是没有利息的,当利息一提高,黄金则可能跌,如果压低利率预期照理说黄金应该是往上升的,但是我们要注意,随着科技的发展,黄金的使用价值不再提升,它不能作为完全安全的避险资产。比黄金避险功能好的资产有很多,因为黄金使用价值有限,它最多充当美元贬值的一个替代物。 

主持人:假设鲍威尔确实如市场预期说了一些跟通胀目标相关的调整的话之后,对于黄金的价格是看涨还是看跌?

丁剑平教授:这个主要在于美元是否会放量,因为利率已经锁住,只能看美元的放量。放得更多,黄金的价格就会上涨,放得少,就涨不起来。

主持人: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下降之后,是不是需要放松对银行资本的要求,下一步货币市场的政策到底如何走,这些都成为了连环的市场关注的话题。日前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央行政策司司长孙国锋等负责人都亮相国务院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也回应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金融部门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为市场主体减负,与商业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更不是零和关系,不是说减负1.5万亿元,商业银行利润就相应减少,不是这个对应关系。商业银行贷款收入是贷款利率和贷款数量共同决定的。

此外,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金融市场情绪难免受到一定的影响,货币政策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那就是三个不变:一、稳健货币政策的取向不变。二、保持灵活适度的操作要求不变,既不让市场缺钱,也不让市场的钱出来。三、坚持正常货币政策的决心不变,我们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以及量化宽松这样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因此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退出问题。 

在谈数字人民币的问题时,孙国锋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是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阶段,正式推出没有时间点。关于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改革,孙国峰表示,未来LPR的走势取决于宏观经济趋势、通货膨胀形势以及贷款市场供求的因素,具体要看报价行的市场化报价。随着LPR改革推动贷款利率下降的潜力进一步释放,预计后续企业贷款利率还会进一步下行。 

数据显示前7月新增贷款有13.1万亿元,同比还多增了2.4万亿,同时前7个月为市场主体减负就达到了8700多亿元。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目前达成这样的效果,您觉得怎么样?

丁剑平教授:这三个不变提的很好。我刚才讲的就是不要跌入流动性陷阱,但现在要鼓励银行把资金融进实体经济,包括制造业和服务业等等。目前一年期的理财产品利率可以达到三点几,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也是三点几,存贷差很小。存贷差小,就应该给实体经济要让利,银行需要承受让利。

主持人:您觉得这样的政策能持续下去吗? 

丁剑平教授:过去货币政策是一刀切的。贷款报价利率可以给市场一个精准定位。考虑银行的安全性、企业的征信、企业所在的领域等问题,改变过去政策一刀切的倾向,做到精准贷款产业链融资。 

主持人:最近LRP有一定的下降空间,您觉得LPR和贷款利率之间究竟呈现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丁剑平教授:他们是央行瞄准方向和市场调整之间一个协调的问题,如果LPR再走低的话,贷款利率往下压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总的来讲,利率下降有利于企业的融资、生产和未来经济的稳定、就业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