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采访】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教授作客《夜线约见》节目评价渐行渐近的数字人民币
发布时间:2020-08-17   浏览次数:11

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在“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任务、具体举措及责任分工”部分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共28地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数字人民币可以看做就是数字化的现金,是一种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具有国家信用,与法定货币等值,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数字人民币使用范围更广,具有无限法偿性,可以离线支付,安全性更高。用户无需开通商业银行账户,只需下载手机软件,注册数字钱包后通过银行卡兑换就可以使用了。它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也可以方便地使用,只要装有数字货币钱包的手机拿在一起碰一碰,就可以方便地完成转账或者支付。

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从替代流通中的纸钞和硬币入手,商业银行要获得数字货币,必须拿到以前的货币来换。另外专家认为由于技术上的限制以及用户习惯的不同,至少从目前来看,数字货币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金。今年4月数字人民币已经开始内测,根据今天印发的试行总体方案,将由人民银行制定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以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试行扩大到其他地区。中国会成为首个发行主权数字货币的经济体,丰富了以美元为基础的货币支付体系。

2020年8月14日,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教授作客《夜线约见》节目,就数字人民币的试点问题提出见解。

采访实录

主持人:比特币和Facebook准备发行的libra天秤币这些虚拟货币与我们现在所说的数字人民币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丁剑平教授:数字国家货币由中央银行发行,由国家信用背书,功能超越现金流通。比特币没有中心机构发行,具有匿名性特征,被视为虚拟性商品。天秤币libra由实体公司背书,但没有国家信用背书的可信度,只能以区块链货币参与国际竞争。

主持人:数字人民币与现行的纸钞人民币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丁剑平教授:打个比方,目前疫情下,哪个国家早发明新冠疫苗,它就占领了优势。数字货币也是一样,天秤币一出现后,大家马上对央行的数字货币特别敏感。欧盟中法国和德国财政部都在考虑数字货币,日本有“J数字货币”并已开始在手机上使用,新加坡和加拿大央行之间在筹备数字货币。央行层面发行数字货币的竞争局面已经打开。进展速度直接影响市场规模。

主持人:移动支付如支付宝、微信,在我国基本已普及。我国在支付方面已经非常便捷,为什么还要再发行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否与国际竞争、国际互认的需求有关系?

丁剑平教授:是的,参与国际竞争会涉及到国际监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只是支付便利层面上的,而金融机构经营什么样的业务就发什么牌照,国际间的金融监管根据他们的牌照来进行监管。这些金融机构应牌照不同的监管成本、功能与央行的监管严格程度相差很大。 

主持人:试点方案将扩大数字货币的试点范围。包括苏州、雄安新区以及以后冬奥会这么一个封闭场景等多个地方已经进行了第一轮的试点,他们的试点结果怎么样?为什么这一次又要扩大试点范围?

丁剑平教授:与此前4个封闭式的试点不一样,此次试点是区块试点,强调两个市场“双循环”,一是强调了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大循环,二是强调区域经济一体化,比如粤港澳、长三角区域。长三角区域如果在上海试点,将涉及自贸新片区的跨境业务,包括人民币资金池、离岸在岸、居民和非居民的跨境业务。

主持人:和之前第一轮的试点相比,可能会有到哪些不同?

丁剑平教授:第一轮主要涉及大企业、金融机构。而这次试点范围扩大到一般企业和个人。

主持人:您提到,上海在对于服务贸易这一块可能会和海外的试点有联系,这一部分要怎么来解决?

丁剑平教授:商务部推出新政策,旨在通过推行人民币数字化,降低企业成本,并进一步扩大开放。具体而言,由于数字化货币具有追溯功能,通过追溯收入来源、资金去处等,提升征信功能,帮助企业从支付、信贷、理财等各方面降低企业成本,主要是融资成本。

主持人:事实上,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已经经历了一段历程:早在2014年,央行就设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到了2017年末,国务院批准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的研发,2018年2月上海票据交易所数字票据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上线,2019年央行基本完成了法定数字货币的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等工作,2020年4月,央行数字货币开启了内测,2020年8月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顺利启动。根据我国数字货币发展的历程,数字货币要真正落地,应用到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大概可能还有多少路要走呢?

丁剑平教授:现在移动支付已经深入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例如我们去菜市场,用微信、支付宝等移动支付进行支付已经是非常熟悉了。数字货币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充分考虑手机支付的便利性,让所有老百姓在拥有手机以后,在贫困山区、在没有网络没覆盖的地方也能顺利进行支付,并且还要增加防欺诈功能,避免老百姓被骗,在反洗钱、打击毒品走私方面具有追溯功能。

主持人:所以未来移动支付的功能,一个是可追溯,另外一个就是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只要手机还能用,新的数字货币也能正常进行支付。这是两点很重要,所以对于我们日常生活中来说,老百姓的体感似乎不会发生什么很大的变化。

丁剑平教授:当然在支付功能以及专业机构方面,还会有一些整合,依然通过银行介入。以前的移动支付有支付宝、微信,还有银联卡,各个机构还没有完全整合好,原因在于其成本、专业程度、监管成本等不一样,未来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整合。整合的目的就是让企业的融资更加便利,减轻他们的成本。

主持人:数字货币的推行对老百姓来说是很方便,那么对于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而言,会不会面临一定的挑战?

丁剑平教授:数字货币一定会延续老百姓的支付习惯,对银行肯定在上锦上添花,可以为银行大资产管理的功能发挥提供更大的空间,包括企业的融资、政府的征信功能都会跟上。这些功能跟上以后,就能降低企业成本,并且拓开国内和国外两大市场。

主持人:从整个国际的情况上来看,很多国家现在都在抓紧时间研制自己的数字货币,许多相关的报道均指出我国在数字货币的研制和发行上其实是有很大的优势,具体到底是什么呢?

丁剑平教授:具体优势是我国货币政策的稳定性。数字货币会涉及到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稳定性的问题,我国在疫情的情况下,人民币还是很稳定,因为有央行的背书,同时还能充分发挥银行系统、金融系统原来的专业优势,跟踪资金的去处,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主持人:是不是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有很大的影响?

丁剑平教授: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太大了。因为数字货币涉及到央行之间货币互换,在这次疫情当中,美国美联储将货币互换的国家从过去的6国增加到9国,美元在不断地扩大它的势力范围。数字货币是在两国央行货币互换的基础上的强化,双方互相支付、互相承认,是双方缔结的货币,可以跳过第三方货币的限制,对我们来说受到第三方的限制就少了。

主持人:所以我们也希望我们国家的数字货币能赶紧健康地、健全地出台。

丁剑平教授:一个国家的数字货币,和我们这次疫情当中的疫苗一样的重要和紧迫。它代表未来货币领域当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创新。